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参赛选手

王彬

发布于:2012-11-15 14:41
分享到:
0

  谁说军人不能小清新的!!!王彬上学期间曾担任学院广播站播音员、副站长,并兼任院《化院报》新闻记者。个人爱好喜欢摄影和骑行,曾于2011年7月历时近1个月骑行青藏线,拍摄了不少沿途人文风光。

 

 

 

 

 

 

 

 

 #p#副标题#e#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的

公众心理防护与疏导

 

    陈幼峰*  林位华

(防化指挥工程学院研究生管理大队/*基础部  北京  102205

 

摘要  从研究核电站突发核事故的特点及其危害入手,重点从不同时期、不同地域和不同人群三个方面对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的公众心理状态加以分析,按事故发展进程提出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公众心理防护与疏导的措施。

关键词  核事故  公众心理  防护  疏导

 

随着科技进步,核能的开发与应用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年代,特别是核电站的建设和使用,在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的同时,也由于建设、管理等不当,不仅严重危害社会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而且给人们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从公众心理的变化情况来看,无论是1986年前苏联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还是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期间公众心理状况及对核电和核能的和平利用态度均产生了明显变化,也给公众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不利影响。那么,如何在核电站突发和事故中做好有效的公众心理防护和疏导,就变得十分重要,对担负核电站突发事故应急救援的防化部(分)队也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1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的特点及其危害分析

核电站事故是由于核电站链式反应的失控、放射性物质的失控外逸所造成的任何意外突发核事故的统称。国际原子能机构将核事件分为7级,其中1-3级为事件,4-7级为事故。虽然,核电站事故发生概率较低,但一旦发生,对人员生理、心理及社会影响程度却较为严重。

1.1   事发突然难料

核事故无论是由于人为原因或自然因素影响而引发,都是人们难以预料的。因为,当人们察觉到可能在什么时间、什么部位、什么原因而引发核电站核事故时,总会千方百计的采取措施避免或阻止事故发生。从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事故,到美国的三里岛事故,还有近期的日本福岛事故,都具有突发性和不确定性。

1.2   影响范围广泛

由于核放射性危害物质具有随风(水)向下风(水)方向扩散的特点,且具有生物富集作用,核事故的危害不仅限于事故源点,还会扩散到下风(水)方向广大的空域或水域,甚至能够通过食物链将影响遍及全球。如,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事故中,由于风向变化,该事故产生的放射性尘埃影响范围逐步扩大,放射性物质对水体的污染也逐步加深,不但当地居民不得不放弃现有水源,转而依靠政府发放饮用水度日,而且周边国家也在水体和空气中也相继检测到该核事故产生的核辐射污染物。

1.3  危害时间持续

一方面,由于核物质本身的特殊毒害性,其危害不仅限于受害者本人,而且危及受害者的下一代甚至下几代。1986426日,原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有近700万人直接或间接地成为受害者,并且导致新生儿生理残疾者剧增,仅白俄罗斯戈梅利地区的儿童甲状腺癌的比率,在核事故发生后就上升了200倍。另一方面,由于放射性物质半衰期长,且无法对其实施去除或者削弱其危害的处置,核事故一旦造成核放射性物质污染,常导致危害持续几十甚至上百年。仍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为例,自1986年事故发生至今,切尔诺贝利依然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地方,周围30公里的范围仍属于禁区,核电站周边的生态虽已逐步恢复,但依然是一片死气沉沉,据专家估计,完全消除这场浩劫对当地环境的负面影响,至少需要800年。

1.4  心理影响巨大

核事故的突然发生,使其原本对公众造成的心理威胁转变为现实威胁,公众焦虑、恐慌等负面情绪将被进一步强化,人们的恐惧心理,不但反映在害怕当前受到直接的伤害,还与遭受放射性物质过量照射后,癌症的发病率升高有紧密联系,从而打破公众心理自我平衡机制。事实证明,在核事故中,公众心理受影响后采取的群体性行为造成的实际危害,有时甚至会超过核事故导致的放射性危害本身。如,美国三里岛核核事故所释放的放射性物质,对环境污染及人的危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却引起了14万人自发逃离家园,数万人的反核人士进军华盛顿。

2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的公众心理状态分析

当应激性事件发生时,公众心理状况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事件越严重,对公众的心理影响就会越大。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对公众而言属于严重事件,准确把握核事故中的公众心理状况,对促进核事故的顺利解决,具有重要作用。

2.1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不同时期的公众心理状态分析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按照时间段可划分为事故发生初期、中期、后期及事故处置结束后四个阶段。

事故发生初期,公众在还未反应过来时就身处紧张氛围之中,突如其来的核灾难给公众极大的精神震撼和心理刺激,往往超过其心理承受能力,容易引发巨大的心理恐惧、焦虑效应,从而引发慌乱。事故发生中期,个体恐惧心理将随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应急救援工作进展情况动态变化。当救援工作进展顺利时,公众的恐慌、焦虑等负面情绪将得到缓解和控制;而救援工作陷于停滞和受阻时,个体的恐惧、焦虑等负面心理效应将蔓延扩大,从而引发规模性的社会恐慌,影响社会稳定。个别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的公众个体,还可能出现腹泻、疲乏、心悸、失眠等躯体化症状。事故发生后期是核事故应急救援的关键阶段。此阶段公众精神高度紧张,易形成心理疲劳,致使公众求生意识减弱,并出现对配合开展应急救援工作的倦怠感,在一些严重情况下甚至会造成群体负面情绪集中爆发,给救援工作带来不利影响。事故处置结束后将是一个较长的时期,持续时间达数年至数十年,公众心理不会迅速恢复正常,长期影响下容易导致公众心理紊乱、恐惧、焦虑等而出现对外界的反应性失调,引起生理疾病,或是由于心理作用而使内源性心理疾病开始显现,甚至个别公众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症状也会逐步表现出来,影响将伴随终生。

2.2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不同地域的公众心理状态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后,根据可能的放射性物质扩散范围可进行地域区分,公众心理状况也有较大差异。在此,我们提出“地域认知心理压力”概念模型,Y=f(dwtk)。其中,Y为该地域公众心理压力值,d为公众所处地域距核电站直线距离,w为公众所处地域当时风向,t为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至今时长,k为该地域公众对核及核电站相关知识的掌握了解情况。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初期为例,限定dwt值时,可从认知对行为的影响以及相关新闻材料分析得k值于Y值成正相关,且k本身又与d的大小有密切联系,我们可以总结归纳出如下表格

地 域

公众心理状态

特例说明

核心区

此区域为核电站及其周边,除部分核电站工作人员外,其余民众或多或少对核电站相应知识有所了解,对放射性物质的理解也较一般民众较为深刻,所以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时心理状态较为正常,所以心理压力值交正常状态有所上升,但仍可维持心理自我平衡机制。

个别无相关核电站背景公众心理压力水平将迅速上升。

可能重度

污染区

此区域中的公众基本生活在核电站半径30km以内,对核电站相应知识了解有限,对放射性物质的理解也处于平均水平,所以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时多会考虑到地理位置的影响,心理压力水平上升迅速,焦虑和恐慌为主要负面情绪,受此影响,个别公众甚至会无法经受打击而丧失心理自我平衡机制。

 

可能中度

污染区

此区域中的公众基本生活在核电站半径30km以外80km以内,对核电站平常为不关注或关注较少,对放射性物质的理解也较少,所以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时多会考虑到地理位置的影响,也会考虑风向因素,心理压力水平上升较快,普遍存在矛盾心理,从众的可能性较大。

 

可能轻度

污染区

此区域中的公众基本生活在核电站半径80km以外100km以内,对核电站平常为不关注或极少关注,对放射性物质的理解也少,所以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时会考虑到地理位置的影响,也会考虑风向因素,但心理压力水平上升缓慢,容易受到临近中、重度污染区疏散人员影响,但普遍能保持平静,随时间迁移,从众的可能性上升。

 

安全区

此区域中的公众基本生活在核电站半径100km以外,对核电站平常为不关注或极少关注,对放射性物质的理解基本没有。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时多数会持观望态度,心理压力水平上升慢,易受到临近中、重度污染区疏散人员影响,也易受到风向因素影响。普遍保持平静,随时间迁移,存在从众的动机。

如有亲友在污染区内,身处该区域的个别公众也仍会体验到过度的焦虑,能感受到较大的心理压力。

2.3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不同人群的公众心理状态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不同人群的表现会有显著的区别。根据Slovic,Fischhoff & Lichtenstein(1980)的研究证明,公众对某些缺乏了解的、包含高新科技而难于被一般公众理解的事物,会过高地估计其风险性的程度。因此,我们按照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后相应角色将人群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具备相关专业知识的核电站工作人员以及应急救援人员,第二类是一般公众。

第一类人员普遍具有较强的核、核电站及辐射专业知识,能够清楚了解当前突发事故的状况,作为专业技术人员,遇到应急事件因有预先的训练演练,能够做到临危不慌、不乱,冷静处置,具有较高的心理防护水平。但这类人员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自身的健康和安全长期处于受威胁状态下,始终面临巨大心理压力,在事故后期容易形成心理疲劳,带来焦虑、烦躁等负面情绪。

第二类人员对核、核电站及辐射等专业知识了解有限,心理防护水平与第一类人员相比也有较大差距。核事故发生后更容易陷入恐慌,将承受更大心理压力。在这类人员中,有幼年子女的妇女和怀孕中的母亲是一个特殊群体。相对于他们自身的安危,这个群体的注意力更多的集中于其后代的安全之上,因此具有更高的心理压力,且事故本身对这一群体带来的心理影响也不易消除。

3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的公众心理防护与疏导

有效的心理防护和疏导是降低公众心理压力,提高心理承受能力的重要途径。我们从突发事故发生前、突发事故发生中、突发事故发生后三个阶段讨论针对各阶段公众心理的防护与疏导措施,供借鉴和参考。

3.1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前的公众心理预防

本阶段的心理防护与疏导重在预防,主要是提高对核、核电站以及放射性的认识,重点着眼于对公众进行积极应对核电站突发核事故意识和能力的培养,消除核能和核电站的知识盲区,提高心理适应性,是心理防护与疏导的最重要阶段,也是最根本的防护。

心理预防的内容。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重点让公众了解核电站基本知识、安全保证、辐射特点以及对人体的影响、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与应急措施等。另一方面,要让公众学会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自我救助的基本技能和基本知识,学会如何配合政府做好对核电站突发核事故的有效处置,自觉投入到配合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处置工作之中去,形成人人服从大局、人人自觉配合、人人积极应对的局面。

心理预防的措施和途径。一是加强宣传和教育。充分发挥各级党政基层组织宣传教育作用,采取核电站事故剖析、专家讲座答疑、发放宣传资料等形式,广泛开展核、核电站及辐射知识普及教育,提高公众心理防护水平;利用电视、报纸、网络等大众媒介,适度宣传经历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后的正常应激心理反应,公布可提供救助的地点和部门;正面宣传核电站的安全可靠程度以及政府完备的应急救援措施和处置方案以提高公众信心。二是加强培训和演练。通过专家讲座、开设电视、报纸专栏等方式对公众进行自救互救的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培训,提高公众在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的自救能力。适当组织公众进行有针对性的演练,着重模拟训练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常见的情境,形成公众的预期心理准备,提高心理适应和平衡性。

3.2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中的公众心理防护与疏导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通常包含事故发生初期、事故发生中期、事故发生后期三个阶段。本阶段的心理防护和疏导主要着眼引导公众正确面对已发的突发核事故,心理上接受事故带来的危害,并积极配合政府应对措施,运用自救自助能力降低自身受危害程度,避免心理恐惧、焦虑的传播蔓延,造成不必要的社会恐慌。

心理防护和疏导的内容。一是要让公众充分了解事故的真实情况,主要包括事故的类型、发生的原因、造成的危害及可能持续的时间。二是要让公众及时掌握救援信息,主要包括政府采取的救援措施, 到哪里寻求救助以及如何配合政府开展救援等。

心理防护和疏导的措施。一是加强舆论引导。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后,政府应以最快的速度安排权威部门在第一时间发布准确、权威信息,正确引导新闻舆论,防止歪曲事实、恶意炒作,切断不良信息在人群中蔓延的媒介渠道,克服或及时消除可能引发的不良影响,最大限度的稳定公众情绪。要组织新闻媒体积极宣传报道应急救援中的典型人物和先进事迹,形成全社会共同应对核电站突发核事故的良好舆论氛围。二是成立一支具有相当专业水准的心理专业队伍。重点抓好三方面工作:开展心理减压。针对公众可能出现心理压力过高,心理负担重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的实施心理疏导和心理干预,使他们始终保持在较为健康的心理状态,为救援行动的顺利开展提供有力的精神支持。开展心理治疗。针对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使公众产生的恐惧、焦虑以及PTSD,提供各种心理治疗服务,最大限度稳定公众情绪,减少心理疾患发生,获得公众对应急救援和处置活动的高度认同,提高民众的配合意识和执行能力,为救援行动的顺利开展提供良好的社会支持。开展心理跟踪。立足掌握公众心理动态,运用心理学专业知识对随之可能而发生的群体性行为作出分析预测,为上级进一步决策部署提供信息支持。

3.3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后期的心理恢复与重建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发生后通常是核电站突发核事故被有效控制以后的社会恢复阶段。本阶段心理干预,重在消除恐惧心理的后遗效应,恢复正常状态。

心理重建与恢复的内容。重点使公众学会采取情绪的自我调节,适宜的放松和休息,与外界的有效沟通交流等方式,消除不良心理的后遗效应,重树安全信心,尽快恢复正常生活。

心理重建与恢复的措施。通过开设心理门诊或开设心理咨询专线,提供心理恢复和信心重建服务。政府应把核电站突发核事故的最终处置结果,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处置过程中经验和教训,为防止类似事故的再次发生而采取的防范措施等信息,通过媒体及时告知公众,消除公众对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再次发生的疑虑,树立公众对政府的信心,满足公众对安全的需求。

 

4  小结

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处置作为非战争军事行动的一种,相对于军事演习、抗洪抢险、抗震救灾、维持和平等其他非战争军事行动,具有更大的危险性。本文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分析了核电站突发核事故中诱发公众不良心理的主要因素,以及主要不良心理表现,结合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处置特点,在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基础上提出了对策。本研究对于防化部(分)队在核电站突发核事故处置中如何预防、控制和疏导官兵自身和社会公众的不良心理、激发积极心理等方面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和指导意义。

参 考 文 献

[1] Slovic P.Informing and Educating the Public About Risk.Risk Analysis.1986.6(4):403-415

[2] 核事故应急委员会办公室.《核事故应急响应教程》.  原子能出版社, 1993

[3] 戴维· 迈尔斯.《社会心理学(第8版)》.人民邮电出版社, 2006

[4] 熊飞.《突发核化生事件应急救援》.防化指挥工程学院, 2011

 

 

Researches on the Protection and Guidance of Pop Psychology during Nuclear Plant Emergency